關於部落格
阿比阿比GOGOGO
  • 197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後青春期之打羽球



到球場上,確定了果真對羽球規則一竅不通,如何發球、站哪個位置、怎麼算分,都不清楚也記不起來。我記得大三曾和依嬿去打新生盃,全場都靠她跑來跑去,然後我們,很快就被對方解決掉
,哈,就在我還搞不清楚到底該站哪裡發球的時候。她應該很傻眼吧,真對不起。不過,到底誰叫我去打的?還是應該說,為什麼我會答應去打呢?

這天秋吟和劉老師很有耐性地教我規則、打法,我才知道我連握拍都很怪,是那種小朋友在家門口對打不落地羽球的方式。雖然我試圖用笑來掩飾丟臉,但內心卻默默地慌張著。噎,怎麼辦?怎麼都記不起來?怎麼球飛的方向和我以為的不一樣?這樣握該怎麼揮拍啊?噎,球呢?竟然揮拍落空!?......。好,那就一直笑好了,哈‧哈‧哈,好像笑了就可以騙過自己其實沒那麼慌。

也就是說,我滿腦子都在想這些無聊的事所以該記的都記不起來?

很久沒有像這樣跑來跑去,才打到一半小腿就快抽筋,腳趾頭也傳來一陣陣詭異的痛。下午回到家發現有個指甲片已經瘀血、有個趾頭起了大水泡。那個水泡在跟小希玩的時候,啵,破了;瘀血的指甲片也因為上樓沒走好,整個朝梯面踢過去。我的媽啊痛死了,這是太久沒運動的懲罰嗎?

我承認,以為懲罰只有這樣真是太天真了。

隔天醒來,發現全身就像被一群瘋狂的腳踩過一樣(腦海中衝過一群在非洲大草原奔跑的斑馬)。小腿,右手臂,好,這我可以理解,但為什麼連脖子的肌肉都那麼痛!?我終於瞭解之前過的是如何懶散的生活了,瞧這身上的肉是多麼的不堪用。

雖然我的肉體付出了一些代價,不過這還真是個青春的早上啊。(回家後看了九降風,可以升級成青春的一天嗎?)


當回程過了大半,我停在某個紅燈等待區,突然有隻手拍了我的左肩。我心一驚,難道剛剛有碾過誰的腳還是去A到誰嗎?緊張地轉過頭,一個年輕氣盛的小伙子站在後面,他輕聲說:「小姐,妳的包包開了喔。」說完馬上坐回自己的車子裡。啊,這個好心人是特地下車來提醒我的(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好污穢)。我馬上檢查自己的後背包,果然整個開口笑。拉上拉鏈後也差不多綠燈了,唉呀,來不及跟人家說謝謝。

不過,為什麼背包沒關?其實是另一件蠢事來著的。那時打完羽球大家都走了,我想那就來拍一下照吧。奇怪,相機呢?難道剛剛放在椅子上忘了拿?跑回暗摸摸的三樓球場找了很久,嗯,沒有。置物箱裡也沒有,也沒滾到機車下。找了又找,終於在揹包內側的小網袋翻到(虧我當初還是特地放在這裡的)。於是我開心到連包包還沒拉上就趕緊拍了照,拍完隨即跨上摩托車回家。也就是說,背包它啪啦啪啦在風中搖曳了十幾公里......。哈哈,這個毛病好像從五專開始就沒好過。




by hey*2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